汪正煜|诗词和影视的细节描写(下)

影视资讯 278 0

古典诗词中这些以动作细节的表现手法,在我们的戏曲和影视作品中也经常借鉴,并有出色的运用。

徐进写作的越剧《红楼梦》描写贾、林初次见面的时候,贾宝玉唱词,说林黛玉“娴静恰似花照水,行动好比风拂柳”,以动作的细节写出美人那种婀娜多姿神态。极妙。电视剧中,导演王扶林就要求演员抓住动作神态刻画人物,“黛玉葬花”一段,就非常传神。

写女子的神态,古代诗词中,我以为最出色的莫过于李清照。她晚年写的《声声慢》,“寻寻觅觅”四个字就写出一位老妇人空虚迷惘、怅然失落的神态。早年作品中,闺房少女纯情之态,更是写得栩栩如生。请看:

《点绛唇 》(李清照)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

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上阙荡完秋千,“慵整‘二字极妙。下阙写少女乍见来客的情态。“和羞走”三字,真实地写出少女的娇态。然而更妙的是“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二句。“倚门”有所期待,加以“回首”一笔,少女窥人之态宛然眼前,作者以极精湛的笔墨描绘了这位少女怕见又想见、想见又不敢见的微妙心理。最后她只好借“嗅青梅”这一细节掩饰一下自己,以便偷偷地看他几眼。这里以动作细节写心理,几个动作层次分明,曲折多变,真切自然而又充满新鲜感,把一个少女惊诧、惶遽、含羞、好奇以及爱恋的心理活动,细致入微地刻画出来,可谓妙笔生花。

写人物动作细节,作者必须善于观察细心捕捉再加以传神地再现从而使人物形象栩栩如生跃然纸上。唐代大诗人白居易,诗风朴实,但是描写却极为生动。请看:

《采莲曲》(白居易)

菱叶萦波荷飐风,

荷花深处小船通。

逢郎欲语低头笑,

碧玉搔头落水中。

诗歌三四句,仅以欲语而止、搔头落水两个动作细节的描写,就活灵活现刻画出一个痴情、娇羞、可爱的少女形象。恋人相遇,互诉衷肠,何止千言万语,而此时此地,这个娇羞的少女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惟有低头含笑而已。而不小心将碧玉搔头落入水中,这些都是初恋少女在羞怯、微带紧张的状态下才会有的情态。诗人的观察真乃入微之极也。

相反,作者粗心大意,胡编乱造,细节失真,往往毁了一部作品。写秦朝的孟姜女哭倒长城,边哭边撒纸钱,令观众看了发笑。有一年我在电视台任副导演,拍摄“司马迁”,写司马迁挥笔写字,“道具”在墙上写一手漂亮行书,我即制止“汉朝写隶书的”,那导演发火“什么隶书,阿拉不懂的!”第二天,我即“仰天大笑出门去”,离开了剧组。

汉朝发明的纸张出现在秦朝,汉朝的隶书变行书,还有近年的什么“探案”,都可看出细节的重要性。否则,观众哑然。

我在参加影视剧拍摄中,也对此深有体会。陆文夫原著改编的电影《美食家》有场戏写我军南下解放苏州,给准备复原的军人高小庭等(王诗槐、叶志康等饰演)分配工作,我演领导干部金经理。拍摄前,我提出,要一面说台词,一面拿张纸卷着纸烟抽烟。这个细节的表演很切合人物身份。结果戏拍得较成功。镜头拍完,导演徐昌霖问我:“哪能拨侬想出迪个花头的?”我顺口读了首诗: 赵师秀《约客》。“闲敲棋子,一个小动作细腻刻画了主人的心情和闲闷无聊的神态,卷纸烟动作,正可显出当年南下军人身份。”徐导有相当的文学造诣,大笑道“蛮有道理”。此后,我写了篇文章《电影“美食家”中的美食》,他看了说“蛮好”,接着拿出笔在作者栏签上自己名字“徐昌霖”,说“没我名字,文章难发表。”这个细节动作正显出徐导对社会世态洞悉和豪爽性格。果然,文章不久即发表,我和徐导也成文学知交,当了他影视艺术的学生,在《包先生的包》《迟开的兰花》等多部电视剧中担任他的副导演和执行导演。

我读中文系毕业,古诗词曾就教于马茂元胡云翼等专家。后误打误撞踏入影视圈,岂料诗词竟与影视相通相融,为之收益匪浅。

电视短剧《林则徐赈粮》中,我饰演林则徐,因为艺术家赵丹的表演已脍炙人口,我不免惶恐。最后从表演人物眼神这个细节,抓到切点,焦虑、苦恼、愤怒、叱责、喜悦等不同情感以不同眼神表现,由此得到导演吴培民的肯定。

好的导演也常从细节描写中找到震撼力。最近播出的电视剧《跨过鸭绿江》以其震撼人心的美学高度,展现了当年战争的真实场景,而许多细节的描写更具有艺术魅力。以长津湖之战为例。美军陆战一师师长史密斯坐着直升机侦察,并开枪射雪地,以辨别有否敌军潜伏,不见动静即撤离。就在他离开片刻,雪地中鲜血喷出,原来,为不被敌军发现,潜伏的志愿军战士宁可自己中弹却不 *** 或动弹。这时,连长杨根思抱起受重伤的战友,含泪望着年轻的生命在自己怀中消失,悲痛欲绝。可以说,看到这里,观众一定会被战士的高尚情操感动。

汪正煜|诗词和影视的细节描写(下)-第1张图片-双龙网

我在拙作《诗苑非闲聊》(上海教育出版社出版)曾说“白居易是位大导演”,此话非诓。不爱诗歌的人,无法成为艺术大师。热爱诗歌,才能成为优秀导演。古今中外,无一例外。

您看过日本电影《人证》吗?影片中那顶草帽,那片尾的“草帽歌”,还记得吗?多么令人回味无穷,多么令人感伤难忘啊!记住,就在这如缕不绝的余韵中,影片表达的主题已经深深刻在您的脑海里了。

这就是细节的魅力。

正煜写于澹泊斋

汪正煜,高级影视编导,资深教师,上海市写作学会副秘书长。毕业于上海师范大学中文系,涉足影视圈后,入电影导演函授班研修。20世纪80年代初获我国首批高级技术职称。多年来,担任高中语文、大学语文、大学中文系写作、影视基础理论等课程教学,并从事电影、电视的编剧、导演、演员工作。

汪正煜|诗词和影视的细节描写(下)-第2张图片-双龙网

标签: 汪正煜|诗词和影视的细节描写(下) 汪正煜 诗词 导演 少女 写作 徐导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