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马官员差使老板买“明朝大金锭”,为躲避被查随身携带多种迷信物品

双龙网小编 1 0

撰文|孟亚旭 刘艺龙

5月13日,《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沉迷古玩、邮品、字画……从玩物丧志到玩物丧德披着雅好外衣的权钱交易》一文指出,宜宾金农建设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梁晓龙在职期间收受贿赂达1000余万元,先后收藏古玩700多件,花费500多万元。

然而,梁晓龙冒着违法犯罪风险购买的所谓“古董”,多数为造假仿古工艺品,实际价值并不高,最终竹篮打水一场空。

差使老板购买“明朝大金锭”

梁晓龙,1969年1月出生,四川资中人,省委党校在职研究生学历。

落马官员差使老板买“明朝大金锭”,为躲避被查随身携带多种迷信物品-第1张图片-双龙网

公开资料显示,梁晓龙长年在宜宾县任职,先后担任宜宾县普安乡党委书记,宜宾县司法局党组书记、局长。

2016年11月,梁晓龙被任命为宜宾金农建设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后任宜宾金农建设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组书记、董事长。

2021年9月,梁晓龙被查。官方称,梁晓龙在担任宜宾金农建设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期间,收受贿赂达1000余万元。

此次《中国纪检监察报》指出,梁晓龙对古玩的喜好由来已久,钱币、金锭、银锭、玉器,均有涉猎。

据梁晓龙自述,2018年下半年,他发现了传说中的明代以前的五十两大银锭具有很高的收藏价值和升值潜力,“赶紧找钱,拿下并收藏”的想法便在脑子里挥之不去。于是,在这一年启动的泥溪高铁客运站及站前广场道路、横楼大桥等诸多项目中,他以收受礼金、债务转嫁等手段,多次接受老板的利益输送。“贪欲战胜了理智,雅趣变成了绞索,加上老板们有的吹嘘他们有关系、有的吹嘘他们有预案,我就心存侥幸地笑纳了。”

2019年初,四川横竖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时任董事长王正武请托梁晓龙在金农集团入股4000万元方面提供帮助。资金到位后,梁晓龙以“恩人”自居,直接“安排”王正武准备120万元,并一起到内江购买所谓的“明朝大金锭”。王正武也未食言,兑换返点承诺,先后6次送给梁晓龙现金共计295万元。

熟悉梁晓龙的人,都知道他有个习惯,交往应酬中总爱带上古玩藏品,席间高谈阔论、夸夸其谈,吹嘘藏品价值不菲。“他这么做,一方面为掩饰其赃款去向,另一方面是向行贿人暗示,要对方投其所好。”宜宾市叙州区纪委监委办案人员说。

任金农集团董事长期间,梁晓龙在工程项目招投标、转分包、资金款项划拨等方面大搞权钱交易,用于古玩的受贿金额就高达600余万元。其中,直接安排管理对象支付的资金达300余万元。

然而,梁晓龙冒着违法犯罪风险购买的所谓“古董”,多数为造假仿古工艺品,实际价值并不高。

2022年2月,梁晓龙被双开,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处理。

四处求神问卜 请“大仙”端碗看水

今年4月,在四川省纪委监委推出的《廉洁四川》专题片中,还指出梁晓龙“不信马列信鬼神”。

2020年年底,梁晓龙违规帮助某企业老板在某工程项目设备招投标中标。此后不久,他得知相关部门正在开展招投标系统治理,并需要对该项目招投标过程进行复查,他便在第一时间指挥该老板处理相关资料和设备,甚至“将电脑和打印机扔到金沙江”。

但是,这样做还是不能让梁晓龙彻底“放心”。

为了防止腐败问题被发现,梁晓龙开始求诸鬼神的“帮助”。他说,自己希望通过求神拜佛,封建迷信来减轻自己的压力,逃避被组织调查。为此,梁晓龙四处求神问卜,甚至请“大仙”端碗看水,随身携带多种迷信物品。

纪检监察部门一针见血地指出了梁晓龙的问题:梁晓龙的贪腐行为多发生在其担任国企“一把手”之后,作为党员领导干部、国有企业负责人,他独断专行,不信马列信鬼神,全然忘记了组织的信任、人民的嘱托,化身“红顶商人”,把国有企业当做“自留地”,把公权力当作交易“砝码”,最终自食恶果、自毁前程。

在专题片中,梁晓龙追悔莫及,称愿意拿命去换“后悔药”。

被查后还在琢磨出狱后要让亏损的邮票彻底翻盘

除了梁晓龙之外,《中国纪检监察报》还提到了:

落马官员差使老板买“明朝大金锭”,为躲避被查随身携带多种迷信物品-第2张图片-双龙网

甘肃省人大常委会农业与农村工作委员会原副主任张令平,收受名贵书画40余幅,价值几万至几十万元不等;

新疆乌鲁木齐高新区委原常委、宣传部长舒朴诚收受价值330余万元的玉石原料、玉石挂件、玉石手表等。

文中还透露,2019年11月被判刑3年的重庆市南岸区公路养护管理中心原主任罗常平是一位不折不扣的邮票“发烧友”。

据罗常平供述,案发时家里的邮票、明信片、连号小额人民币等收藏品,价值80万元左右;西邮商城账户上另有20余万元市值,其中6万元为他人所有。后续调查发现,罗常平违纪违法所得66.97万余元绝大部分用于购买邮票。

据披露,其担任养护中心主任期间,罗常平对于重大事项从未经相关决策程序,经常搞“一言堂”,甚至不开任何会议,直接口头决定关键事项。

据办案人员介绍,罗常平玩物丧志、走火入魔,甚至在被留置期间还在琢磨出狱后要让亏损的邮票彻底翻盘。

“被疯狂的石头绊倒”

观海解局注意到,除了上文提到的落马官员之外,近期,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官网还披露了无锡市司法局原局长刘亚军一案。

刘亚军以“雅好”为名,受“雅贿”之实,共收受玉石挂件167件,工艺品31件,名贵表14块,字画25件等。

落马官员差使老板买“明朝大金锭”,为躲避被查随身携带多种迷信物品-第3张图片-双龙网

据此前官方披露,还有一些落马官员也栽在“雅好”上。比如,中原“首虎”、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秦玉海。

据中纪委披露,秦玉海的蜕变过程,大多与他的“雅好”——艺术摄影分不开,与他痴迷摄影、追名逐利如影随形。

再比如,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自称是“被疯狂的石头绊倒”。

倪发科在悔过书中写道,“我从开始搜集一般的玉石和矿石标本,到收藏省内外的一些玉石、玉器和奇石,直至爱上玉文化,痴迷上玉石、玉器,到了爱不释手、不能自拔、玩物丧志的境地。常言道,‘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我不知不觉地收到了一些老板大量的玉石、玉器,犯罪后经鉴定1000多万,才使我吃惊猛醒。法律是无情的,我悔之已晚。”

还有,山东省原副省长季缃绮是一个非法占有书画作品的“老虎”。

2018年1月,季缃绮落马。2019年3月,季缃绮被判14年。法院经审理查明,季缃绮除非法收受财物共计2571余万元外,还于2004年至2013年,利用担任山东商业集团董事长、山东银座美术馆法定代表人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公务送礼为由,骗取银座美术馆馆藏书画作品等财物,非法占为己有,共计价值人民币1224.24万元。

另外,河北省人大常委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宋太平,也被指“收受名贵字画等财物”。

资料 | 中国纪检监察报 四川省纪委监委网站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央视新闻 人民网等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