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委人员出卖村集体财产所有权,相关部门人员竟包庇不处理

Cxm1234567 333 0

村集体财产,本应归属村民共同所有。但是,在广东省阳春市三甲镇(原山坪镇),便如复制、粘贴一般,出现了村委人员与他人私自签订协议、合同,出卖村集体财产所有权,与他人共同侵犯村集体财产的情况。更让村民无法接受的是,相关部门对此事进行包庇纵容,致使法院已经认为存在侵占村集体财产所有权过程中,村委人员等存在违法涉嫌犯罪的行为,卡在了相关部门的认定和公诉环节,导致侵占村集体财产的违法行为,至今得不到处理与解决。

接下来,就让我们通过介绍,详细了解这个复杂案件的发展经过:

1996、1998、2006年,黄某强与多个村委会签订合同(协议),侵占电站及电站发电所有电费!

1996年7月30日,阳春市山坪镇长沙管理区(现称阳春市三甲镇长沙村委会)领导谢某芬、黎某私自与黄某强签订《关于转让马光电站的协议》,侵犯长沙村集体的马光电站的财产所有权及电站发电的所有电费,阳春市公证处违法出具(97)春证内经字第88号《转让马光电站协议公证书》;

村委人员出卖村集体财产所有权,相关部门人员竟包庇不处理-第1张图片-双龙信息网

1998年12月26日,阳春市山坪镇丰垌管理区领导谢某明、彭某然私自与黄某强签订《转让洒头电站合同》,侵犯丰垌村集体的洒头电站的财产所有权及电站发电的所有电费,并经阳春市公证处违法出具(98)春证内经字第122号《转让洒头电站合同公证书》;

村委人员出卖村集体财产所有权,相关部门人员竟包庇不处理-第2张图片-双龙信息网村委人员出卖村集体财产所有权,相关部门人员竟包庇不处理-第3张图片-双龙信息网

2006年,阳春市三甲镇京冲村委会原领导莫某荣、王某迅等人私自与黄某强签订《转让京冲电站》,侵犯京冲村集体财产所有权及电站发电的所有电费;

村委人员出卖村集体财产所有权,相关部门人员竟包庇不处理-第4张图片-双龙信息网

此外,黄某强还霸占阳春市三甲镇丰垌村委会木皮屋村的土地,修建黄蜂洒电站;

……

黄某强没有支付一分钱给村集体,而是由村集体收取国家的水资源费作为转让费,就将村集体电站非法占为己有!并以此进一步谋利!

长沙村、丰垌村、京冲村,三个村的领导,转让电站给黄某强的过程中,竟然没有收取黄某强一分钱的转让费,而是由村集体收取国家的水资源费作为转让费。换句话来说,黄某强不用一分钱,只要签订转让合同(协议)就非法占有村集体电站的财产所有权及电站发电的所有电费;而村集体就只能收取国家的水资源费作为转让费,即村集体财产白送给黄某强个人所有,黄某强没有向村集体支付一分钱的转让费,纯属侵犯村集体财产所有权。

那么,长沙村、丰垌村、京冲村三个村的领导,是怎么敢在没有全体村民投票决议的情况下,不惜冒着要承担违法的风险,就擅自做主将水电站转让给黄某强的呢?

第一、显然,当时三个村的领导与黄某强之间可能是存在有利益勾结的。

第二、黄某强与曾任阳春市某领导的游某,是同在阳春市三甲镇岳冲村(村委会)出生长大的发小,在占有三个电站的过程中,与游某等地方相关部门人员相互勾结,利用游某等地方相关人员的权势,将三个电站非法占为黄某强个人所有。

第三、黄某强为了让自己侵占三个电站的行为变得合法,只能以签订合同的方式,以文字记载马光、洒头、京冲电站的一切产权、设备归黄某强个人所有。问题是,马光、洒头、京冲电站的所有权是三个村的村民,而非村领导,所以,黄某强与三个村领导签下的合同,均为侵犯村集体财产所有权的无效合同。

三份侵犯村集体财产所有权的合同为:《关于转让马光电站的协议》、《转让洒头电站合同》、《转让京冲电站》

非法侵占三座电站后,黄某强开启了自己的谋利之路,即:将马光、洒头、京冲三座电站产权,作为抵押向阳春市原山坪镇信用合作社 *** 350万元,用于其在阳春市双滘镇东安村委会白坭村修建白坭电站。而此前,黄某强已经霸占阳春市三甲镇丰垌村委会木皮屋村的土地,修建黄蜂洒电站。

综上所述,黄某强与地方相关部门人员相互勾结,垄断阳春市村级小水电行业,凡属阳春市三甲镇(原三坪镇)的村级水利发电站都被黄某强非法占有。

民事诉讼均被法院驳回,法院以存在违法为由要求提起刑事诉讼,但相关部门疑存在从中包庇,迟迟不提起刑事诉讼,致使黄某强侵占水电站和电费至今,获得大量收益!

从黄某强在1996年侵占马光电站开始,村民就开始向相关部门反应,却时至今日都没有获得任何处理。

阳春市相关部门人员在此过程中竟说“黄某强承包电站没有犯罪事实”,故意包庇黄某强侵犯马光电站、洒头电站、京冲电站财产所有权的犯罪事实,为黄某强充当保护伞?

举例如下:

第一、2005年11月11日,阳春市相关部门给三甲镇丰垌村委会村民韦红作出的《关于人民群众来信来访的回复》中称,经过调查“黄某强承包洒头电站没有犯罪事实”,这份“回复”摆明是阳春市公安局虚构“黄某强承包洒头电站没有犯罪事实”,明显存在对“谢某明与黄某强”私自签订《转让洒头电站合同》的包庇行为。

试想,如果没有犯罪事实,那么,本属于村民集体财产的洒头电站,怎么成为黄某强的个人财产的?“水资源费”属于国家所有应由国家收取的,怎么变成了丰垌村集体收取国家的水资源费作为转让费呢?黄某强没有向丰垌村集体支付一分钱转让费就非法占有丰垌村集体的洒头电站,这不是黄某强侵犯丰垌村集体财产所有权的犯罪事实吗?

三个村(镇)的村民,举报超过二十年,得到的多是像2005年这样的“回复”,甚至是推诿、搪塞、冷眼,村民们实在想不通,集体财产变为私人财产,怎么会没有违法犯罪事实?如果没有犯罪事实,集体财产又怎么变成私人财产的?村干部没有经过村民们同意,没有走任何程序,直接与黄某强签订的合同(协议),又怎么会是有效的?

村委人员出卖村集体财产所有权,相关部门人员竟包庇不处理-第5张图片-双龙信息网

第二、经过多年信访之后,终于在2019年5月24日,广东省阳春市人民法院作出(2018)粤1781初3185号《民事裁定书》,阳春市人民法院以谢某明、彭某然私自转让集体财产(洒头电站)给黄某强,涉嫌违法犯罪为由,将案件移送至阳春市相关执法部门,并做出裁定书。

虽然经过了阳春市人民法院的认定,但是阳春市相关执法部门却拒绝接受阳春市人民法院的认定。相关执法部门不予认定,检察院不予起诉,导致村民们想要起诉黄某强涉嫌刑事犯罪的这条路,也无法走下去。

村委人员出卖村集体财产所有权,相关部门人员竟包庇不处理-第6张图片-双龙信息网

第三,2020年12月17日,阳春市相关部门对涉及转让电站的原村干部谢某芬、谢某明、彭某然、莫某荣、王某讯等人做出党内严重警告处分。但是,单独的党内严重警告处分仍然不断侵犯长沙村、丰垌村、京冲村集体财产及广大村民的合法权益,显然阳春市相关部门的这一决定很难让村民信服,因为2019年,阳春市人民法院已经认定相关人员涉嫌违法犯罪。

村委人员出卖村集体财产所有权,相关部门人员竟包庇不处理-第7张图片-双龙信息网

综上所述,阳春市相关部门人员,疑存在故意包庇的行为,严重侵害长沙村、丰垌村、京冲村集体广大村民的合法权益,造成极大的损失。为此请求广大网民、网友、发表你的高见评论,伸张正义,并希望有关机关、部门对本案高度关注和重视,维护广大村民的合法权益,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在此,感谢伸张正义的领导对此事的辛苦操劳,感谢媒体记者对此事的关注报道,也感谢广大网友对我们的关心与问候,感谢大家!!!


免 责 声 明 : 本 稿 件 由 当 事 人 提 供 发 布 , 与 平 台 及 媒 体 无 关 , 如 有 侵 权 或 者 不 实 信 息 可 提 供 材 料 联 系 平 台 删 除 !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