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教师夫妻遭遇双开被顶编顶岗14年【天天新闻】

Cxm1234567 336 0

万 小 青 男 1975.5 江 西 南 昌 县 广 福 镇 人 、本 科 文 凭 本 县 优 秀 小 学 高 级 语 文 教 师 在 职 14 年

罗 春 梅 女 1981.2 江 西 南 昌 县 广 福 镇 人 本 科 文 凭 本 县 优 秀 小 学 一 级 数 学 教 师 在 职 10 年


江西教师夫妻遭遇双开被顶编顶岗14年【天天新闻】-第1张图片-双龙信息网

我 们 是 一 对 自 由 恋 爱 的 小 学 教 师 夫 妻 , 扎 根 奋 斗 在 南 昌 县 广 福 镇 最 边 关 条 件 最 艰 苦 的 官 塘 小 学 ; 每 天 铺 睡 吃 住 在 教 室 , 以 校 为 家 14 年 , 94 年 7 月 ( 98 年 12月 ) 参 加 工 作 , 月 工 资 200 多 点 ; 上 交 广 福 政 府 失 业 保 险 , 助 残 金 14 年 , 把 自 己 最 好 的 青 春 奉 献 给 了 南 昌 县 广 福 镇 的 教 育 事 业 ! 三 尺 讲 台 上 有 老 父 亲 的 一 辈 子 付 出 — — 农 民 , 民 办 教 师 , 小 学 校 长 , 优 秀 党 员 都 是 他 本 土 知 名 忠 厚 一 生 的 人 生 缩 影 ! 在 他 的 影 响 下 , 妹 妹 默 默 代 课 十 年 , 弟 弟 依 就 在 农 村 一 线 从 教 , 女 儿 艰 险 选 择 继 续 ( 江 西 师 范 公 费 生 在 读 ) ; 我 们 是 一 个 实 实 在 在 的 教 师 之 家 , 却 被 原 南 昌 县 县 领 导 汤 某 扼 杀 的 连 灵 魂 都 没 有 , 一 家 人 煎 熬 痛 苦 地 生 活 在 不 公 平 , 不 公 正 , 没 有 人 权 的 现 实 中 !

江西教师夫妻遭遇双开被顶编顶岗14年【天天新闻】-第2张图片-双龙信息网

2008 年 爱 人 意 外 计 划 外 怀 孕 二 胎 , 4 月 8 日 遭 遇 本 县 知 名 举 报 人 ( 某 梁 ) 私 欲 举 报 ; 当 时 爱 人 已 身 孕 近 七 个 月 , 我 们 夫 妻 以 及 父 亲 , 弟 弟 被 强 逼 停 课 停 岗 停 薪 停 职 , 被 广 福 镇 政 府 , 广 福 镇 计 生 办 , 广 福 中 小 各 部 门 强 逼 强 驱 校 外 ;

4 月 15 日 他 们 不 顾 我 爱 人 身 弱 体 虚 多 病 , 不 顾 爱 人 已 身 孕 七 个 多 月 , 不 顾 我 们 苦 苦 哭 述 ( 以 前 爱 人 生 小 孩 大 出 血 剖 腹 双 抢 救 的 产 史 ) , 不 顾 老 母 亲 的 以 死 跪 求 相 逼 , 不 顾 我 们 哀 求 , 哭 求 , 甚 至 跪 求 饶 命 ! 他 们 苦 苦 死 死 的 相 逼 只 有 一 个 , 小 孩 必 须 引 掉 , 不 能 出 生 , 必 须 … … ; 广 福 镇 计 生 主 任 熊 某 说 县 计 生 领 导 , 广 福 镇 领 导 等 要 求 必 须 引 产 , 小 孩 一 定 不 能 出 生 , 去 引 产 可 以 保 留 工 作 ; 否 则 双 开 作 为 全 县 典 型 处 理 , 而 且 要 亲 自 看 到 打 引 产 针 , 还 要 看 到 小 孩 的 … … 没 有 任 何 人 顾 及 我 爱 人 的 生 命 安 危 ;

江西教师夫妻遭遇双开被顶编顶岗14年【天天新闻】-第3张图片-双龙信息网江西教师夫妻遭遇双开被顶编顶岗14年【天天新闻】-第4张图片-双龙信息网

因 为 我 们 没 有 任 何 社 会 关 系 和 背 景 , 在 多 方 面 的 强 大 压 力 逼 迫 现 实 下 , 我 们 哭 泣 着 被 他 们 强 逼 强 押 至 南 昌 市 某 医 院 , 江 西 省 某 医 院 先 后 引 产 两 次 ; 当 时 南 昌 市 医 院 连 引 产 针 都 没 有 , 医 生 说 先 申 报 ; 并 且 重 申 说 为 了 不 必 要 的 麻 烦 , 打 了 引 产 针 要 求 我 们 离 开 , 只 负 责 打 针 , 其 它 不 管 ; 医 院 也 不 能 确 保 我 爱 人 的 生 命 安 全 , 熊 某 说 看 到 打 了 引 产 针 和 引 产 后 小 孩 的 … … 的 结 果 就 行 了 ; 至 于 大 人 的 生 命 保 障 只 字 不 提 , 在 生 命 受 到 迫 害 得 不 到 保 障 的 情 况 下 引 产 未 果 ;

5 月 2 日 , 我 们 再 次 哭 泣 着 被 广 福 镇 计 生 办 领 导 熊 某 等 人 员 再 次 强 逼 强 押 至 江 西 省 最 好 的 省 医 院 去 引 产 ; 此 时 小 孩 已 近 八 个 月 了 ; 他 们 还 是 一 点 人 性 都 没 有 地 往 死 里 逼 , 根 本 不 管 大 人 和 小 孩 的 生 死 ; 本 已 哭 的 两 眼 红 肿 的 我 们 情 绪 爆 发 , 骂 说 他 们 是 “ 刽 子 手 ” ; 就 是 一 群 畜 生 医 生 了 解 情 况 后 , 当 场 以 超 过 28 周 为 由 , 人 性 化 拒 绝 引 产 ; 他 们 那 群 “ 刽 子 手 ” 才 悻 悻 离 开 ;

5 月 10 日 , 爱 人 因 为 精 神 一 直 紧 迫 压 抑 和 身 弱 体 虚 , 导 致 子 宫 骨 盆 不 开 引 起 子 宫 大 出 血 , 通 过 紧 急 抢 救 , 剖 腹 , 爱 人 保 全 性 命 , 一 个 星 期 后 , 小 孩 从 重 症 箱 中 面 目 全 非 , 全 身 紫 黑 , 苟 且 偷 生 来 世 ! 5 月 12 号 汶 川 大 地 震 , 在 医 院 一 直 失 控 痛 哭 的 还 有 战 战 兢 兢 的 我 们 一 家 ! 期 间 , 广 福 计 生 办 熊 某 等 人 威 逼 诱 骗 强 迫 我 们 在 他 们 写 好 的 谈 话 笔 录 上 签 名 , 中 间 却 留 有 空 白 ! 熊 某 在 我 爱 人 月 子 期 间 到 我 家 , 承 诺 说 广 福 镇 政 府 出 面 看 能 不 能 保 留 一 个 或 者 交 罚 款 保 留 我 们 的 工 作 , 并 以 止 为 理 由 要 求 我 们 上 交 身 份 证 , 户 口 本 , 结 婚 证 , 出 院 小 结 等 材 料 ; 激 动 的 我 们 连 忙 送 上 当 时 家 中 亲 戚 赠 送 的 仅 有 的 一 条 烟 ( 未 收 ) 表 示 感 谢 !

随 后 , 县 计 生 办 , 镇 计 生 办 、 县 教 体 局 等 部 门 违 背 我 们 意 愿 , ( 谈 话 笔 录 中 我 们 愿 罚 款 保 留 双 方 工 作 , 我 们 有 过 两 三 个 笔 录 签 名 ) ; 在 空 白 处 强 制 编 造 添 加 许 多 不 实 内 容 做 成 假 材 料 ( 在 空 白 处 有 预 谋 地 添 加 上 : 我 自 愿 双 开 接 受 一 切 处 罚 , 添 加 罚 款 98000 元 ( 如 今 改 成 1900 元 , 我 一 分 未 交 , 熊 某 说 广 福 镇 政 府 代 交 了 … … ) 利 用 笔 录 签 名 复 印 签 名 甚 至 代 签 名 … … , 制 造 一 切 自 愿 受 罪 的 许 多 不 为 人 知 的 可 以 坐 实 我 们 双 开 的 证 据 ; 我 不 知 道 上 述 部 门 私 自 写 了 什 么 , 所 有 的 行 政 处 罚 材 料 我 们 都 未 见 过 , 未 签 过 名 字 , 也 未 给 我 们 任 何 申 诉 的 机 会 , 也 未 送 达 给 我 们 ; ( 送 达 证 书 2014 年 发 现 也 是 别 人 代 签 我 们 夫 妻 名 字 , 如 今 说 是 改 成 了 电 脑 打 印 的 ) , 行 政 处 罚 书 也 没 看 到 过 , 包 括 开 除 的 红 头 文 件 连 广 福 办 事 的 领 导 都 没 看 到 过 , 到 现 在 我 们 都 不 知 道 是 如 何 被 开 除 的 ; 他 们 所 有 的 材 料 皆 为 复 印 我 们 的 谈 话 笔 录 签 名 或 代 签 名 , 没 有 一 个 原 件 我 们 的 签 名 ; 我 们 被 逼 校 外 ( 校 门 紧 锁 班 级 被 校 长 所 教 ) , 被 逼 离 开 教 师 岗 位 ; 在 外 漂 泊 谋 生 已 14 年 ; 计 生 的 人 说 : 他 们 是 定 生 死 的 , 让 你 活 就 活 , 让 你 死 就 得 死 ; 他 们 的 目 的 只 为 双 开 我 们 , 把 我 们 做 成 全 南 昌 县 独 一 无 二 的 典 型 ; 杀 一 儆 佰 ; 全 县 到 处 张 贴 和 各 单 位 发 文 , 一 直 到 现 在 都 是 全 南 昌 县 老 百 姓 口 中 议 论 的 一 个 惋 惜 同 情 话 题 ;

2014 年 我 们 维 权 时 才 发 现 同 年 代 ( 09 年 ) , 三 江 小 学 一 对 老 师 夫 妻 同 样 超 生 , 却 只 停 薪 两 年 , 一 个 都 没 有 开 除 ; 整 个 南 昌 县 教 育 系 统 还 有 很 多 很 多 超 生 的 都 只 是 交 了 罚 款 , 还 在 编 在 职 在 岗 , 只 有 我 们 夫 妻 被 双 开 , 南 昌 县 教 育 部 门 计 划 生 育 那 个 年 代 也 就 只 有 针 对 性 的 计 划 了 我 们 一 家 , 只 因 我 们 没 有 社 会 关 系 , 没 有 社 会 背 景 被 整 成 典 型 ?

那 时 我 们 夫 妻 同 教 毕 业 班 , 那 时 处 理 我 们 的 县 领 导 汤 某 公 开 ( 违 纪 ) 显 示 他 也 超 生 ! 他 用 一 个 到 现 在 我 们 都 未 知 的 纪 要 , 胡 乱 地 居 高 临 下 地 双 开 我 们 ; 终 生 终 止 我 们 夫 妻 的 教 师 权 利 , 福 利 待 遇 和 教 师 资 格 , 残 害 我 们 全 家 , 残 害 我 爱 人 和 小 孩 生 命 ! 爱 人 因 为 他 们 的 不 分 日 夜 , 不 择 手 段 的 精 神 折 磨 和 上 门 威 逼 恐 吓 , 近 乎 晕 倒 , 整 日 躲 睡 家 中 以 泪 洗 面 ; 直 至 现 在 也 是 终 生 多 病 压 抑 , 全 身 性 神 经 性 皮 炎 , 经 常 性 因 为 身 弱 体 虚 昏 睡 ; 我 也 经 常 恶 梦 中 猝 醒 ; 被 他 们 整 的 每 天 抑 郁 失 眠 , 行 尸 走 肉 , 一 生 未 走 出 那 人 生 的 黑 暗 阴 影 ; 母 亲 精 神 上 受 到 刺 激 残 害 , 每 天 自 言 自 语 , 神 经 疯 傻 , 半 夜 出 走 ; 捡 垃 圾 … … 经 常 性 神 经 紊 乱 , 头 脑 不 清 … … 老 父 亲 被 逼 愤 愤 辞 职 引 退 , 外 出 洗 车 , 守 门 双 工 作 谋 生 帮 抚 我 们 , 尽 一 个 父 亲 的 背 影 , 尽 一 个 党 员 的 的 伟 大 ! 为 此 久 抑 失 眠 落 发 , 因 长 期 压 抑 , 到 现 在 都 是 一 直 闭 门 寡 言 不 交 , 并 导 致 高 血 压 永 不 离 身 ; 岳 父 岳 母 为 帮 扶 我 们 走 出 阴 影 , 帮 带 小 孩 , 吃 住 在 他 们 家 , 减 少 我 们 的 生 活 经 济 压 力 , 安 慰 我 们 好 好 生 活 , 他 们 两 老 终 生 抑 郁 多 病 , 家 庭 也 被 迫 害 牵 连 , 家 庭 不 幸 福 ; 他 们 的 迫 害 让 我 们 小 孩 从 小 孤 苦 长 大 , 缺 乏 关 爱 , 性 格 极 端 不 一 ; 害 我 小 孩 不 能 考 公 务 员 , 影 响 他 们 的 一 生 , 而 艰 选 公 费 生 却 是 十 几 次 的 询 问 招 生 老 师 和 领 导 才 小 心 诺 诺 填 报 ; 害 我 终 生 抑 郁 失 眠 , 心 无 定 所 , 害 我 们 夫 妻 关 系 不 和 , 害 我 们 曾 经 妻 离 家 散 , 害 我 们 全 家 一 辈 子 生 活 在 巨 大 精 神 压 力 下 , 终 生 生 活 在 十 八 层 黑 暗 地 狱 中 … …

最 后 南 昌 县 相 关 部 门 强 制 换 取 我 们 的 档 案 , 安 排 有 心 人 员 非 法 顶 替 我 们 编 制 和 岗 位 已 14 年 , 坐 享 其 成 我 们 的 教 师 福 利 待 遇 , 社 保 , 医 保 , 公 积 金 , 教 师 奖 金 … … 不 认 证 我 们 的 教 师 资 格 证 书 , 让 我 们 的 教 师 资 格 证 书 成 为 一 张 废 纸 ! 他 们 非 法 终 生 剥 夺 我 们 的 教 师 权 利 和 资 格 !

我 们 爱 国 家 , 爱 小 家 , 尊 敬 双 亲 , 爱 护 小 孩 … … 我 们 恨 自 己 没 有 公 平 , 没 有 公 正 , 没 有 人 权 , 没 有 关 系 , 没 有 背 景 , 没 有 … … 甚 至 恨 自 己 连 畜 生 都 不 如 你 连 家 人 都 保 护 不 好 。 但 是 我 们 没 有 选 择 报 复 社 会 , 没 有 给 国 家 社 会 添 乱 带 来 任 何 负 担 ; 一 直 艰 难 地 努 力 着 自 己 的 酸 甜 苦 辣 , 一 直 坚 定 地 努 力 着 培 养 自 己 的 小 孩 , 为 自 己 , 为 小 家 , 为 国 家 社 会 默 默 前 行 ;

那 个 年 代 , 我 带 了 四 届 毕 业 班 ; 当 一 班 一 班 学 生 骑 着 自 行 车 大 年 三 十 来 我 家 时 , 当 清 华 、 北 京 师 范 、 天 津 大 学 … … 等 各 行 毕 业 学 生 , 还 能 一 声 声 万 老 师 时 , 我 无 悔 这 十 四 年 教 师 生 涯 ! 当 我 们 的 双 亲 健 康 平 安 时 , 当 我 的 爱 人 和 家 还 在 坚 守 同 甘 共 苦 时 , 当 我 的 小 孩 能 理 解 父 母 的 艰 辛 在 努 力 学 习 时 , 当 … … 我 无 悔 这 十 四 年 的 酸 甜 苦 辣 ! 当 他 们 犹 如 “ 病 毒 ” 肆 虐 我 时 , 我 们 不 怕 病 毒 , 但 永 远 惧 怕 那 个 犹 如 “ 病 毒 ” 的 他 们 !

那 个 和 谐 的 年 代 , 计 生 国 策 法 律 面 前 人 人 平 等 , 但 我 们 一 直 没 有 享 受 到 人 权 , 享 受 到 公 平 , 享 受 到 公 正 ; 我 们 遭 遇 相 关 执 法 人 员 打 压 , 非 法 强 铐 强 拘 , 限 制 人 生 自 由 1 5 小 时 , 遭 遇 计 生 工 作 人 员 辱 骂 殴 打 , 母 亲 被 送 至 医 院 抢 救 , 父 亲 深 夜 高 血 压 差 点 命 丧 河 北 ;

这 个 年 代 , 我 们 一 家 感 恩 感 谢 国 家 领 导 人 引 领 下 的 南 昌 县 政 府 、 银 三 角 管 委 会 、 广 福 镇 政 府 等 部 门 及 相 关 领 导 对 我 们 一 家 的 关 爱 与 帮 扶 — — 我 们 忠 诚 热 爱 党 的 教 育 事 业 , 热 爱 三 尺 讲 台 ; 我 们 接 受 不 了 临 时 工 的 安 排 , 接 受 不 了 别 人 顶 替 、 坐 享 其 成 我 们 曾 经 寒 窗 苦 读 而 来 的 一 切 ! 我 不 能 忘 记 我 爱 人 在 医 院 被 谋 杀 时 抱 住 我 全 身 颤 抖 痛 哭 流 涕 时 的 情 景 ! 不 能 忘 记 我 老 父 亲 作 为 一 名 老 党 员 , 一 名 退 休 校 长 每 天 洗 一 两 百 辆 大 货 车 到 现 在 经 常 性 风 湿 疼 痛 不 已 的 情 景 ! 不 能 忘 记 老 母 亲 被 逼 疯 、 我 们 全 南 昌 县 三 天 三 夜 寻 到 她 在 马 路 旁 吃 垃 圾 的 情 景 ! ~ 不 能 忘 记 当 时 老 父 亲 两 眼 通 红 泪 崩 的 情 景 ! 更 不 能 忘 记 那 一 年 我 最 后 一 堂 课 对 我 的 学 生 说 , 可 能 我 永 远 做 不 了 教 师 的 浓 情 心 酸 的 情 景 ! 更 忘 不 了 自 己 含 泪 把 辛 苦 14 年 拼 搏 来 的 所 有 荣 誉 证 书 、 毕 业 证 书 当 垃 圾 扔 掉 的 情 景 ! 永 忘 不 了 我 外 出 拼 生 时 , 孩 子 们 撕 心 裂 肺 的 哭 喊 爸 爸 的 情 景 … … 我 们 一 家 被 逼 在 外 漂 迫 奋 斗 14 年 , 被 执 法 部 门 双 开 1 4 年 , 被 区 别 执 法 双 开 14 年 , 被 非 法 顶 编 顶 岗 14 年 … … 我 们 已 被 非 法 双 开 14 年 了 , 也 得 到 了 应 有 的 重 罚 , 但 拒 绝 继 续 一 辈 子 双 开 , 希 望 能 享 受 到 人 权 , 公 平 公 正 地 继 续 生 存 于 世 ; 我 们 要 求 自 己 的 教 师 一 切 权 利 ; 福 利 待 遇 得 到 伸 张 恢 复 , 要 求 那 些 严 重 侵 权 的 个 人 单 位 组 织 赔 偿 我 们 一 家 这 十 四 年 的 经 济 和 精 神 等 其 它 损 失 !

1 · 公 开 南 昌 县 教 体 局 、 南 昌 县 计 委 所 有 的 一 切 行 政 处 罚 材 料 , 要 求 原 件 核 实 ; 内 容 核 实 ; 看 合 不 合 法 ? 合 不 合 规 ? 我 们 希 望 明 白 到 底 是 如 何 被 开 除 的 ?

2 · 开 除 我 们 的 所 有 行 政 处 罚 材 料 我 们 都 未 看 过 , 未 签 名 , 只 签 了 两 三 个 ( 设 计 好 坑 的 ) 谈 话 笔 录 ; ; 计 生 部 门 添 加 编 写 了 哪 些 不 利 我 们 的 内 容 来 定 罪 , 内 容 是 什 么 ? 为 什 么 要 这 样 做 ? 谁 做 的 ? 有 没 有 尊 重 当 事 人 的 合 法 权 益 ? 有 没 有 给 过 我 们 申 诉 的 机 会 ? 是 不 是 合 法 做 的 ?

3 · 计 生 办 的 领 导 说 去 引 产 就 可 以 保 留 工 作 , 我 们 被 逼 去 引 产 了 两 次 , 为 什 么 还 是 被 双 开 还 带 重 罚 ? 是 谁 这 样 一 系 列 的 操 作 行 为 直 接 扼 杀 我 们 , 抹 杀 我 们 的 人 权 ?

4 · 是 谁 代 写 我 自 愿 承 担 一 切 后 果 , 自 愿 双 开 的 ? 代 编 罚 款 98000 元 的 ; 政 府 代 交 的 发 票 在 哪 ? 如 今 改 成 1900 元 , 那 个 上 交 的 窟 窿 计 生 部 门 是 如 何 填 补 的 ? 是 哪 些 人 共 同 谋 划 的 ? 事 实 上 我 们 一 分 未 交 。

5 · 送 达 证 书 2014 年 发 现 是 代 签 的 ? 一 直 没 有 送 达 至 我 们 手 中 ? 现 在 说 改 成 了 电 脑 打 印 的 , 一 系 列 行 为 是 谁 做 的 ?

6 · 南 昌 县 三 江 镇 的 一 对 教 师 夫 妻 也 超 生 , 按 照 江 西 省 计 生 条 例 处 罚 为 何 不 给 开 除 公 职 , 只 停 薪 两 年 ; 同 样 的 事 情 为 什 么 区 别 执 法 ? 还 有 其 它 的 许 多 超 生 教 师 都 是 上 交 社 会 抚 养 费 处 理 就 行 , 我 什 么 我 们 就 要 被 双 开 ? 公 平 公 正 在 哪 ?

7 · 我 们 夫 妻 的 档 案 凌 乱 不 堪 , 是 谁 偷 换 了 我 们 的 档 案 , 是 谁 安 排 顶 替 我 们 的 编 制 岗 位 ? 我 们 要 求 核 实 档 案 改 换 侵 权 的 行 为 , 核 查 另 外 一 个 万 小 青 到 底 是 我 还 是 不 是 我 ? 他 们 是 怎 么 改 成 万 小 清 的 ? 那 些 人 共 谋 做 的 ? 核 查 我 们 夫 妻 的 编 制 是 不 是 正 常 合 法 合 规 被 别 人 顶 替 ? 是 那 些 人 安 排 改 的 ? 我 们 的 编 制 可 不 可 以 让 别 人 冒 名 顶 替 ? 我 们 的 教 师 资 格 证 书 南 昌 县 教 体 局 为 什 么 不 给 我 们 认 证 ? 我 爱 人 和 我 的 编 制 到 底 让 谁 给 顶 了 ? 能 不 能 顶 ? 他 们 是 怎 样 利 用 我 们 的 编 制 身 份 去 上 岗 工 作 , 并 领 取 享 受 本 身 属 于 我 们 的 工 资 和 待 遇 ? 这 种 行 为 违 不 违 法 ? 领 导 们 一 直 强 调 我 们 被 开 除 要 补 充 两 个 人 的 编 制 , 这 两 个 人 是 谁 ? 他 们 为 什 么 要 接 我 们 的 编 制 ? 是 正 常 合 法 上 的 编 制 吗 ? 如 果 那 样 的 话 , 是 不 是 我 们 就 没 有 被 开 除 ?

8 · 谈 话 笔 录 中 我 们 一 直 述 说 上 交 社 会 抚 养 费 , 保 留 工 作 , 是 谁 违 背 我 们 意 愿 而 利 用 强 权 双 开 我 们 ? 并 且 没 有 给 我 们 任 何 申 诉 的 机 会 ?

9 · 我 维 权 时 了 解 , 他 们 一 直 拒 绝 让 我 看 所 有 的 行 政 处 罚 文 件 , 说 是 处 理 了 一 部 分 ? 南 昌 县 相 关 部 门 是 谁 处 理 销 毁 证 据 的 ? 档 案 能 不 能 私 自 消 毁 ? 为 什 么 要 销 毁 ?

10 · 教 师 之 家 的 我 们 奋 斗 在 一 线 , 把 最 好 的 青 春 留 在 广 福 镇 ! 我 们 被 执 法 部 门 针 对 性 、 不 分 清 红 皂 白 、 居 高 临 下 地 甚 至 于 连 畜 生 都 不 如 的 枪 毙 成 全 南 昌 县 独 一 无 二 的 案 例 , 而 其 他 的 许 多 同 样 超 生 的 有 社 会 关 系 背 景 的 教 师 , 公 务 员 等 公 职 人 员 却 只 交 罚 款 , 我 们 没 有 公 平 , 没 有 公 正 , 没 有 人 权 … …


免 责 声 明 : 本 稿 件 由 当 事 人 提 供 发 布 , 仅 代 表 个 人 观 点 , 与 平 台 及 媒 体 无 关 , 禁 止 转 载 和 借 用 , 如 有 侵 权 或 者 不 实 信 息 可 提 供 材 料 联 系 平 台 删 除 !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