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 冤 占 地 植 树 判 刑,谁 来 还 我 公 道?求关注

Cxm1234567 397 0

2019年7月3日,我被甘肃省定西市相关人民法院,以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千元,由此导致我被工作单位“双开”的严重后果。然而,我这次事件中实属被冤枉,所以在此不吐不快!也希望相关部门能够为我做主,充分调查和还原事情真相,还我公道!另,感谢媒体记者对发生在我身上事情的持续关注报道!感谢大家!!!

我是路忠平,甘肃省定西市岷县人。2017年12月10日,因前妻王某娥多次请求,我便去到植树现场,帮助前妻王某娥,对植树情况进行实地测量,经过测量工具皮尺和计算器实地测定:植树坑穴距1.5米,行距2.5米,植树坑穴平均直径是13.75厘米,坑穴密度为每亩地177穴。由上述数据能够计算出开垦植树穴的单穴平均面积为0.00002228亩(0.01484平方米),每亩地开垦植树穴总面积为0.0039443亩,《草原法》第六十六条规定:定案根据是“非法开垦草原面积(即树坑总面积)”,树坑总面积为0.34~0.83亩,即非法开垦草原面积远远小于刑事立案标准的20亩,证明本案为草原行政处罚案件。更何况,若以黑龙江某通司法鉴定中心使用GPS确定的28个坐标点边界线为准,实际涉案草山(北坡的中、下坡位)面积只有45.996亩。

然而,2019年1月22日上午县相关部门及办案人员陈某贤、靳某,和黑龙江某通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人员王某才、王某华,却认定涉案草山面积210.6亩,显然这是将范围内的所有面积都计算了,这是滥用权利,还是在鉴定方面不够专业呢?

根椐《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草原资源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12】15号)第二条规定,结合本案毁坏草山的情形只是在草山上开挖了植树坑,对树坑之间所有草坡面积(占比在99.7%以上)并没有开垦毁坏,即对28个坐标点以内涉案草山地块没有全部开垦毁坏。县相关部门及办案人员陈某贤、靳某,及黑龙江某通司法鉴定中心认定我和王某娥在28个坐标点内具有草山面积210.6亩地块事实始终根本就不存在,210.6亩草山地块根本没有被我和王某娥非法开垦、非法占用、改变用途。

请问相关部门人员陈某贤、靳某,及黑龙江某通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人员王某才、王某华,你们认定的在28个坐标点以内210.6亩涉案地块草山面积具体在哪里?认定证据是什么?铁证在哪里?为什么你们使用Gps没有当场测量出涉案草山之范围总面积?这到底是Gps测量不出,还是是你们个人故意隐瞒数据、隐瞒真相,弄虚作假?你们认定我和王某娥将210.6亩虚假涉案草山面积210.6亩全部开垦成了耕地、然后又全部种植成林木的事实根据是什么?你们认定我和王某娥全部开垦毁坏210.6亩涉案草山的铁证是什么?铁证在哪里?

按照相关法律法规规定,本案中定案根据是“非法开垦草原面积”(即本案中的树坑总面积,亦即受委托鉴定事项实际毁坏草山的面积),鉴定树坑总面积数量需要司法鉴定人员使用Gps在现场直接实测出28个坐标点范围之内涉案草坡面积,并同时使用米尺在现场实测穴距、行距、穴面直径“四要素’并记录记载实测数据,根据这‘四要素’数据现场计算出单穴树坑面积和树穴密度,最后计算出鉴定事项28个坐标点之内树坑总面积数量,即鉴定出王某娥实际毁坏草山面积。为什么鉴定人员明知受委托鉴定事项是树坑总面积,却在现场鉴定时对这“四要素”均没有实测数据和计算树坑面积数量(鉴定)的过程?司法鉴定人员为什么在《黑龙江某通司法鉴定中心现场记录》中无任何原始实测四要素数据的记录记载?为什么不能根据《司法鉴定程序通则》(司法部令第132号自2016年5月1日起正式实施)第三十五条规定,在鉴定人员完成鉴定后,黑龙江某通司法鉴定中心未指定具有相应资质的专家组对鉴定程序和鉴定意见进行现场复核?为什么在《黑龙江某通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黑某通(2019)畜司鉴字101号】中未附《关于对<黑龙江某通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的复核意见书》?

在前妻王某娥的植树过程中,我只参与过这一次测量行为,全程的植树过程均未参与,有以下证人笔录为证:有当地执法部门2018年5月18日对陈某芳询问笔录;5月21日,对马某君第二次询问笔录;5月8日,刘某巧、王某义、张某珍、路某全、张某坤、张某伟询问笔录;3月、4月12日、6月26日,相关部门对前妻王某娥的3次询问笔录;李某林出具的书面证明;上述证人证言均可作证:所有环节都是由前妻王某娥一人决定和所雇工完成的,与我无关。

但是,甘肃省定西市某定区人民法院,依然认为从2015年3月开始,我(路忠平)和前妻王某娥,在未经有关部门批准、未与大沟寨村村委会签订合同的前提下,雇佣他人将自家承包地中种植的云杉、马尾松等树苗私自种植到大沟寨村的崖湾草山上。前妻王某娥在草山地上种植树苗后,当地相关部门曾经委托黑龙江某通司法鉴定中心鉴定,鉴定结论为:“涉案地块草山树坑之间土层、植被没有被破坏,草山毁坏程度较轻,涉案破坏草山面积为210.6亩”。我认为该司法鉴定意见对定案根据“树坑总面积”即非法开垦草山面积的数量根本没有作司法定量鉴定结果,本案的违法事实至今不清,定案证据不确实,不充分,定案全部错误,是否就造成了本案为冤假错案?

理由如下:

第1,当事人王某娥没有将涉案草坡范围全部面积开垦成种植林木的耕地,仅仅是在涉案草山范围之内按行距2.5米、穴距1.5米开挖了平均直径为13.75厘米的植树穴1800个,每穴栽植高度在20厘米以下的云杉、马尾松残损小树苗2~3株,共栽植树苗4000株,28个坐标点内树坑总面积0.181422亩,树坑总面积少于20亩,不构成非法占用农用地罪。且前妻王某娥是在县相关部门鼓励植树造林、四旁绿化和实施生态立县战略的大背景、大政策之下,才种植林木的。王某娥在现场仅开挖有树坑的基本客观事实,完全与黑龙江某通司法鉴定中心第一项司法鉴定意见“涉案地块草山树坑之间土层、植被没有被坏”完全一致。证明第三项鉴定意见“涉案破坏草山面积为210.6亩”完全虚假,二者完全矛盾,即全部开垦涉案草山为耕地,然后再开挖植树坑进行植树的事实始终根本不存在,证明相关法院定案的关键证据是伪证,充分证明本案是冤假错案。

被 冤 占 地 植 树 判 刑,谁 来 还 我 公 道?求关注-第1张图片-双龙信息网被 冤 占 地 植 树 判 刑,谁 来 还 我 公 道?求关注-第2张图片-双龙信息网

第2,黑龙江某通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人员王某才(高级畜牧师)、王某华(享受研究员级待遇)对树坑总面积数量(即毁坏草山的面积)没有作出定量鉴定,违法事实不清,这是造成冤假错案的根源。

被 冤 占 地 植 树 判 刑,谁 来 还 我 公 道?求关注-第3张图片-双龙信息网被 冤 占 地 植 树 判 刑,谁 来 还 我 公 道?求关注-第4张图片-双龙信息网被 冤 占 地 植 树 判 刑,谁 来 还 我 公 道?求关注-第5张图片-双龙信息网被 冤 占 地 植 树 判 刑,谁 来 还 我 公 道?求关注-第6张图片-双龙信息网被 冤 占 地 植 树 判 刑,谁 来 还 我 公 道?求关注-第7张图片-双龙信息网

第3,司法鉴定人员王某才、王某华作出的第二项鉴定是“草山毁坏程度较轻”,即树坑总面积数量在2~5亩之间,仅仅只是构成草原行政处罚案件,不构成刑事犯罪。

第4,鉴定人员王某才、王某华认定28个坐标点范围之内涉案草山总面积为210.6亩,这是鉴定人员故意胡编乱造的涉案草山面积虚假数据,210.6亩地块是虚构的,客观上不存在,没有该面积地块事实根据和任何铁证。

被 冤 占 地 植 树 判 刑,谁 来 还 我 公 道?求关注-第8张图片-双龙信息网

第5,鉴定人员王某才、王某华疑存在故意罔顾当事人王某娥在现场仅仅开挖树坑,而没有将28个坐标点范围以内涉案草山实际面积45.996亩全部开垦毁坏的事实,28个坐标点为真,但其内涉案草山面积210.6亩是人为故意扩大、胡编乱造的虚假涉案草山数量。人为故意扩人涉案草山面积为210.6亩的本质就是相对的扩大了树坑总面积数量,就是捏造犯罪事实。

被 冤 占 地 植 树 判 刑,谁 来 还 我 公 道?求关注-第9张图片-双龙信息网被 冤 占 地 植 树 判 刑,谁 来 还 我 公 道?求关注-第10张图片-双龙信息网被 冤 占 地 植 树 判 刑,谁 来 还 我 公 道?求关注-第11张图片-双龙信息网

第6,二审法官认定我及王某娥非法占用草原,改变被占用草用途面积为210.6亩,既无事实,也无司法定量鉴定,就造成了我的刑事后果。二审法院甘肃某区人民法院用虚假涉案草山总面积210.6亩定案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因为在28个坐标点范围之内虚假涉案草山210.6亩面积之中含有99.7%以上的草山面积是树坑之间没有被开垦毁坏、没有被非法占用和没有被改变用途面积。树坑之间所有草山面积不符合认定非法占用草山和改变被占用草山用途面积的认定标准“开垦草山面积即占用草山面积,开垦草山面积即改变草山用途面积”。本案涉案草山面积不是实际全部开垦草山面积,本案涉案草山面积包含了所有树坑总面积(占比0.3%以下)和树坑之间所有未开垦草山面积(占比99.7%以上)两部分。二审法院甘肃某区人民法院采用28个坐标点内虚假涉案草山总面积210.6亩定案严重违背了司法解释第二条第二款第(一)项规定,定案明显错误。

被 冤 占 地 植 树 判 刑,谁 来 还 我 公 道?求关注-第12张图片-双龙信息网

第7,结合王某娥仅仅是在28个坐标点范围以内开挖有植树坑的客观事实,二审法院在《甘肃某区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2019】甘95刑终19号之中的第19页之第8~10行所谓“经查,刑事法律规定,非法占用草原,改变被占用草原用途并非‘非法开垦草原面积’”其意是说涉案草山面积是定案根椐,而实际非法开垦的树坑总面积数量不是本案定案的违法事实根据,这是否是刑事法律霸王条款?

第8,根据对王某娥仅仅在28个坐标点涉案草山范围之内开挖有树坑的情形,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草原资源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二款第(一)项规定,本案定案根据是“开垦草原种植粮食作物、经济作物、林木的”中的开垦草原种植林木的树坑总面积数量,即树坑总面积数量就是本案的“非法占用草原面积和改变被占用草原用途面积”,树坑总面积就是定案根据“非法开垦草原面积”,立案标准是非法开垦草原面积(树坑总面积)必须达到20亩以上才能定罪。

对本案而言,当事人王某娥将涉案草山面积并没有实施集中连片全部开垦成耕地,及再在其内开挖植树坑植树的行为,而是在涉案草山之内采取了直接使用镢头开挖植树坑进行种植林木的措施。定案的事实根据只能是树坑总面积数量,而不应是涉案草山面积数量,涉案草山面积大小不能够证明本案王某娥开垦草山面积的大小和案件性质。二审法院的意思是:本案定案的事实根据是虚假涉案草山面积210.6亩,而不是实际开垦毁坏草山面积(即不是树坑总面积),这又是否是合理合法合规的呢?

请问二审法院: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草原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草原资源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哪部哪条哪款刑事法律规定了本案非法开垦草原面积(即树坑总面积)不是非法占用草原面积和不是改变被占用草原用途面积?哪部哪条哪款哪项法律规定树坑总面积或非法开垦草原面积不是本案定案的事实根据?

根据前妻王某娥只在涉案草面积之内开挖有树坑的现场客观事实,而对树坑之间所有草坡面积没有开垦、没有种植林木、没有改变牧业用途的客观事实,请问二审法院以虚假涉案草山面积210.6亩定案的所谓“刑事法律规定”依据是哪部刑事法律之中的哪条哪款哪项刑事法律规定的?

我坚决依法持续实名举报和曝光真相!我所述事实若与实际案情不符,我(路忠平)自愿承担相应一切法律后果!本案是在某县相关部门办案人员陈某贤、靳某的恶意打击报复下,在黑龙江某通司法鉴定中心及鉴定人员王某才、王某华的不合规的操作下,导致地方法院在判决时出现认定事实错误,继而造成的冤假错案。

因此,我恳求相关部门对法定定案根据“非法开垦草原种植林木的树坑总面积”作出司法定量鉴定,依法纠正以涉案草山范围总面积定案的错误作法。在查清所有事实基础上,还原我公道!!!为我和前妻平反!!!

在此,我感谢上级部门领导对此事的辛苦操劳,感谢媒体记者对此事的关注报道和专题报道,感谢爱心人士对我们的关心问候,真心感谢大家了!!!


免责声明:本稿件由当事人提供发布,仅代表个人观点,与平台及媒体无关,禁止转载和借用,如有侵权或者不实信息可提供材料联系平台删除!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